MiKi的腦波輸送站

夏夜 Sweet Summer Night

尼x吉


普拉内塔区,是多瓦王国大陆上最贫乏的地区。不过,在最贫乏的土地上,却有着最漂亮的星空。每年夏季的时候,总有许多优秀的摄影师前往普拉内塔区拍摄星空的景象。这些摄影师们会准备好器材和物资,选定有的适合的天气的那段时间、通常是三至四天,带上帐篷和睡袋到高处,等待时机到来。


由于普拉内塔城区内本身光照系统复杂庞大,溢出的光害量也相当惊人,而对于摄影师来说,如此大量的光对于拍摄星空简直是灾难级,因此摄影师们都将帐篷扎在远离城区的山上,在那待上一两天,甚至一个星期。


尼诺、吉恩和罗塔三人已经在这座山上住了三天了,物资的消耗速度比想象中要稍微快一些。因此,无论今晚是否有所斩获,都必须启程返航了。


「罗塔已经睡着了。」尼诺查看完了帐篷,走向在外面默默吸烟的吉恩身边。


「今天晚上,能拍到吗?」


「不清楚...要看天气。」前一个晚上的天气一直算不得上是最好,拍出来的照片尼诺自己也相当不满意。尼诺其实再调整了下闪光灯、支架等等的位置。



今年的普拉内塔区星夜摄影大赛的主题是「夏夜和爱」,是由过往来普拉内塔拍摄星空的摄影师们联合举办的比赛。虽然并没有限定是人像摄影,不过这样的主题也确实很难通过自然风景表达。尼诺之所以带上罗塔和吉恩也是希望以罗塔为拍摄对象,但可惜连续两个晚上的云层都意外的厚,几乎没什么好的机会可以进行拍摄。


吉恩用烧开的水再冲泡了两杯热茶,递给了尼诺,沙漠的夜晚比起白天温差极大。尼诺接过热茶抿了一口,说道:「吉恩,你坐到这里吧。我想调整一下角度。」


尼诺一边调整着镜头,对着吉恩,一边说:「以前在高中学习摄影的时候,前辈告诉我,拍照的时候,一定要留下来最喜欢的一张。」


「嗯?为什么?」


「可能是因为摄影师都是自私的吧?」尼诺笑了笑:「云似乎散开了,我们先试一张吧。」


尼诺再次调整了对焦,随后按下了快门。他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作品:「把罗塔叫起来吧,现在相当不错。」



好的天气并没有持续多久,尼诺也只拍了一张罗塔的照片。随后三人等到天亮之后下了山。途中尼诺经常把罗塔的照片拿出来反复分享给奥塔斯兄妹看,或是用电脑做些大赛允许内的后期处理什么的。

随后,这张照片以第二名的成绩,刊登在了当月的杂志上。


不过至今没有人看过当晚星月下的吉恩。


决斗 Duel

ACCA

利格

近代洛克斯区曾经是有决斗的。那是随着枪只这种发明一起流入洛克斯区,当地政府效仿其他区的法律规定,不限规则、不限形式,只要是双方都同意的决斗中出现的死伤,参与者都不必负责。不过热爱和平的洛克斯人则对这种野蛮的行为敬而远之,在他们看来,武器是为了狩猎、获取,而不是抢夺、伤害。随后这条法令也被随着推翻。

格罗苏拉认为这是洛克斯区爱好和平的天性的一个象征,也更是ACCA存在的理由——守护秩序和维持和平。他看着洛克斯区辽阔的土地,一言不发,白发随着风轻轻的摆动。 「格罗苏斯长官,真巧,能陪我散散步吗?」背后传来了利利乌姆的声音。


「利利乌姆长官,你为什么到洛克斯区来了?」格罗苏拉问道,两个人漫步在洛克区的一条街道上。利利乌姆独特的外表吸引了不少注目的眼光,他时不时的挥挥手微笑致意,回答道:「我查阅到一些、有趣的资料。」

「是关于计划的吗?」

「不是。」利利乌姆摇摇头,脸上挂着招牌式的微笑:「是关于洛克斯区的,也是关于你的。」

「格罗苏斯长官,请你跟着我。」利利乌姆稍微走快了两步,随后转进了一个阴暗的小巷内。


阳光照不到小巷内部,利利乌姆在阴影下擦了擦汗,刚好格罗苏拉也走进了小巷。 「这里真热,不是吗?格罗苏拉。」

「比起气候宜人的弗洛尔区,这里的确比较炎热,利利乌姆...长官。」格罗苏拉高大的身材刚刚好遮住了小巷的巷口。利利乌姆甚至要稍微抬起头,才能和格罗苏拉的眼睛对视。

他就这样一边对视着,一边背着手走进了格罗苏拉,随后拉过格罗苏拉的手,把一只手枪放在了格罗苏拉的手里。

「握好。」格罗苏拉依言握好。

利利乌姆轻轻抬起格罗苏拉的手,指着自己的胸口。 「开枪射我。」

「…我不明白。」格罗苏拉背着光,也无法看到他的表情。

不过这不重要,利利乌姆向前又逼近了一小步,胸口完全的贴在了枪口上。 「我要和你决斗、格罗苏拉。」说完利利乌姆闭上了眼睛,仿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。


稍后,利利乌姆又一次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他看得到格罗苏拉扣住扳机的手指极其轻微的颤抖,指结因为用力而发白。利利乌姆轻轻伸手缕了缕格罗苏拉白色的长发,「你是个洛克斯人。」随后用力向下拉,使得格罗苏拉的头低了下来,到了他嘴唇够得到的位置。

利利乌姆快速的吻住了格罗苏拉,用虎牙咬住他的嘴唇,用眼睛盯住了他,更像是毒蛇咬住了猎物、而不是接吻。疼痛感刺激着格罗苏拉,手也抖得更加厉害了少许。

利利乌姆松开了嘴,用另一只手握住格罗苏拉持枪的手,在他耳边说道:「所以你来开枪射我也做不到。」随后松开了双手。


「洛克斯人真是热爱和平呢,格罗苏拉长官。」利利乌姆走出阴影,回头对着格罗苏拉露出了灿烂的微笑,「告辞!」


格罗苏拉独自一人站在巷口的阴阳中,持枪的手微微的颤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样就三个地区了呢www


杨卡拉狂想曲 Yakkara rhapsody

ACCA13区监察课

餐包小伙伴组 雷x玛


雷尔一共来过两次杨卡拉区,这次是因为休假以及上司和同事的邀约,不好拒绝。另一次则是获知自己ACCA总部的考试落选时,因自暴自弃而来到这里。那时候他身上只带了2000块,一副牙刷和牙膏。随后在赌场内体验了人生的大起大落,最后身上只有5块钱和半盒香烟出了赌城。正当没有车资回不了家的时候,天又一次的眷顾了雷尔,他在一家叫做「杨卡拉狂想曲」的冷清小钢珠店里内,一次赢取了1500元的奖金,随后心满意足的回了家。


时不时回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,雷尔都把它视为是上天不希望自己消沉的一种启示。这次陪上司同事们一起过来享受假期的同时,雷尔也希望能故地重游,看看那台对自己的人生起到转折作用的小钢珠机。



随着赌城内的狂欢到达了尾声,雷尔先一步告辞了同事们。走出赌场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点,但这对于杨卡拉区来说,夜晚才刚刚开始。雷尔沿着街道散步,尽量避开繁华的大路、转入空街小巷之中。随后,他在一条不起眼的街道旁,找到了「杨卡拉狂想曲」。


「杨卡拉狂想曲」内已经没有什么顾客了。而自从上次惨遭雷尔掠夺之后,老板也寻思或许给的奖励太高,已经换成了各种礼券,取代了现金奖励。 「哈?餐包礼券?」雷尔打量着黏在店内的奖品单,「这种东西谁会要啊?」他想着。 「难怪顾客比我上次来还少。」


他在店内唯一一个顾客旁坐下,这个人带了口罩兜帽,遮得严严实实。不过雷尔依旧通过他蓝色的头发和眼睛认出了他的身份,「玛吉?!」雷尔不由得惊呼。


「啊、雷尔君。」



玛吉本身受王子的命令、需要到杨卡拉区处理些公务。而工作完成之后,他在街边散步的时候,发现了这一家以餐包礼券作为头奖的钢珠店。而那时候是上午11点的事情。在接下来的13个小时内,玛吉屡战屡败、越挫越勇,一直扭到了半夜。


「我真的十分好奇,既然是作为头等奖的餐包,一定是不得了的美味吧?」玛吉解释道:「所以我一定要赢。」


「你啊…」雷尔实在敌不过玛吉对餐包的执着:「交给我吧,我还挺有自信的。」


「不行、我一定要亲手赢得这个餐包。这样才有意义。」玛吉道。

于是两人只好一个看一个扭。但玛吉的扭钢珠技术实在差的出奇,在接下来的数个小时内,依然无所斩获。



随着夜色渐渐褪去,强烈的睡意也随着袭来。雷尔猛地一抬头,发现自己似乎刚刚已经睡了少许,再转头一看,玛吉已经整个脸贴在了小钢珠机上,甚至还有一点点口水快要流出来,「餐包.. .哈哈哈...餐包」说着这样的梦话。


「真是拗不过你。」雷尔看着玛吉糟糕的睡姿,轻笑了下,随后打开自己面前的小钢珠机玩了起来。



「啊,失态!」玛吉猛然醒来,赶紧抹去了自己嘴角的口水,发现自己坐在店外的一张长凳上。一旁的雷尔的微笑的看着他,脸上两个深深的黑眼圈,随后递给他一袋餐包。 「恭喜你,昨晚你赢了哦。」


「诶?我、赢了吗?」玛吉揉了揉眼睛,平日他作息极其规律,几乎没有熬夜的经验,也记不太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

玛吉打开了袋子,拿出一片餐包,吃了起来。太阳刚刚从杨卡拉的一边升起,阳光撒到两人的长凳上。街道上依然没什么人,只有黯淡的霓虹灯还在闪着。



「好吃吗?」


「嗯。」


ACCA 尼吉

比拉支部由於長年氣候寒冷、降雪量高,因此當地的ACCA支部也時常需要執行和雪有關的救援問題。而雪山上的救援站,則是針對類似的救援行動而設立的設施。除了人手、救援犬之外,救援站內也包括了大量的各種物資。而零零散散的救援站因為數量眾多的問題,無法一個個排查,只能以總數統計和抽樣的方法調查。

實際上這也是吉恩在比拉區視察時最喜歡的環節之一,救援站的木屋風景秀麗,而檢查的工作也能在兩個小時內做完,行程上卻有整整一天一夜。除了屋內冷清些、救援站和尋常的度假屋也相差不了多遠。「那麼我們會于明天8點、」救援屋的管理員頓了頓:「10點吧、我們會10點來接您。」或許是考慮到吉恩這半年的行程的忙碌和勞累,管理員出於好意的多預留給了吉恩2個小時的休息時間。「小心有熊哦!」管理員笑了笑,駕著車走了。

「謝謝。」吉恩點了點頭,隨後就走進了救援站的木屋,著手開始他的盤點工作。

而今年因為物資項目增多,吉恩統計完之後,覺得有些累、便合著衣服睡了。等到吉恩起來的時候,屋子里暗了許多,甚至能聽到寒風吹打著木屋的聲音。他打起精神,先將屋內的油燈點亮、再給壁爐添了火。
忙碌完之後,吉恩坐在了搖椅里,剛剛想掏出只煙,卻猛然想起一件事情。他快步衝到門口,打開了大門,風雪倒灌進了屋子。但他也顧不得那麼多,向著屋外高聲呼叫:「尼諾!你在外面的吧!尼諾!」
可能是風雪掩蓋了吉恩的聲音,或者是聽到的對象並不想回應他,屋子外面除了風雪聲,並沒有其他的動靜。


而實際上,尼諾就在屋子不遠處的一個雪洞里。他昨天晚上才剛剛和吉恩發現過一次,這次當然忍著寒風也不作聲。他自己刨開了一個雪洞,打算在雪洞里依靠巧克力、毛毯、一點點酒以及半壺熱茶度過這個難熬的晚上,他盡量嘗試保持清醒。在這種情況下睡著並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。

時間對於尼諾來說比想象中的難熬,手機和相機也很快耗盡了電池。他只得慢慢喝著熱茶,回憶自己去過的巧克力店消磨時間,期盼著風雪盡快停下。而或許是因為昨夜徹夜未眠的緣故,尼諾最終還是陷入了睡眠之中。只有雪洞外的風雪,仍然在繼續刮著。


待到尼諾再一次醒來時,居然已經完全沒了光亮。「糟糕!」尼諾趕緊嘗試活動四肢,檢查身體的狀況,但意料之外的,身體居然還挺暖和。隨後,藉著雪地反射的月光,他看見了抱著數個暖水袋依偎在他懷裡的吉恩。他碧藍色的眼睛輕輕閉著,胸口隨著呼吸輕輕的起伏。月光勾勒出他臉龐的輪廓,緊緊的和尼諾貼在了一起。
雪洞外面的風雪已經停了,或許是因為疲憊,也或許是因為對目前情況的不捨,尼諾再多看了看吉恩的臉,隨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。
「就姑且,先到天亮吧。」他對自己說。


而當吉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10點10分,他穿著衣服躺在救援站的大床內,吉恩趕緊洗漱完畢,帶上了檢查的資料,走出門口。救援站的管理員笑嘻嘻的看著吉恩:「您昨晚去做什麼了?衣角上怎麼都是雪?」
吉恩笑了笑:「我去找熊了。」
「那您找到了沒?」
「沒有,但是它應該找到我了。」


木屋的門前,一行沾著雪水的鞋印,還沒乾。
​​

之前一直沒發現,手滑點開的時候發現:等等這貨書上的似乎是2喬!